第 19 章(1 / 13)

【可、以、吗】

宋度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轻轻颤了一下。

他迎着裴尚的目光,在心里一字一顿地默念着这几个字。

他心里声音不高,每个字都轻轻地蹦出去,像带有节奏的音符一下一下打在裴尚的心间。

酥麻麻的。

哪怕知道他在开玩笑甚至故意挑逗羞辱自己,可能裴尚的身份与姿态过于像一个确实有这种能力的上位者,对视的气氛变得有些焦灼暧昧

“别人之间叫包,养,咱们不算。”

还是宋度然先回过神,他飞快地把瓶盖拧好。

“那咱们算什么?”裴尚问他。

“赡养。”

“……”

宋度然顺手从裴尚的指尖捏出那张卡,眨着他睿智的眼睛:

“家族里有钱优势的小叔子,赡养勤工俭学的大学生嫂子。”

“等我毕业了一定给你送个锦旗。”

“写什么?悬钱济嫂还是为嫂解忧?”

裴尚的语气倒是挺配合他。

“不急不急,我回去我想想。”

离门禁还剩一分钟,裴尚没再拦他,看宋度然边把卡装进小包边开门跑了。

宋度然跑回宿舍,金浩和白毅一见他立马假装又是洗脸又是洗澡。

宋度然直接一把把门推开,金浩上衣已经脱了,金浩体型偏胖,立马捂住重点部位嚎叫:

“然哥,自重,你自重啊!”

“你俩那张票卖了多少钱?”

白毅从他身后探出脑袋:

“这不能怪我们然哥,我俩本来确实想去看的,但那个收票的实在给的太高了。”

宋度然恨铁不成钢地看了两人一会儿,直接用力伸手把卫生间门关上,顺手把灯给他俩关了。

金浩和白毅在黑暗里大眼瞪小眼:

金浩:“然哥是不是在校园霸凌咱俩?”

白毅:“嘘——然哥虽然做的不对,但咱俩毕竟也全错。”

宋度然洗完澡躺回床上已经一点多了,跳舞看歌剧对付两个1,躺在床上感觉自己全身都要散架了。

他打开手机,已经又有一条裴尚的消息了。

[通常被赡养的一方,是不是要有点回报表态?]

[这个自然,这个自然。]

宋度然回复。

就知道裴商人不会吃亏。

[裴总想要什么?]

[我没有的东西。]

宋度然仔细想了一遍,物质方面肯定是没指望,两人又都是男人,什么是他裴尚没有的?

宋度然又想了一会儿,还真想到一个。

[裴总,要不我送你几张我的签名写真吧?以后我红了成了大明星了你再想要就难了!]

裴尚半晌没回复,不知道是不是在吐槽就凭他也配做明星梦。

看来这个方案是不行。

宋度然正在绞尽脑汁继续想,对面忽然又发来一条:

[好。]

宋度然看着那个好,微微松了口气。

[早点休息。]

裴尚结束语。

宋度然看着那句早点休息,有点想回一句你也是,或者晚安,又觉得有点怪怪的。

好腻歪。

从校门口聊到回来躺在床上,他俩怎么有那么多话得说。

宋度然没再回复。

上一个这么关注嫂子的男人已经把他嫂子给鲨了!

宋度然越想越愤愤,抬手把裴尚的备注改成【武松】。

宋度然刚改完回到微信界面,就发现还有一条刚刚发来的消息。

备注是妈。

空白的聊天界面上只有一句话:

[下月初李老爷子寿宴,你和陆进一起参加。]

宋度然算了算时间,可能刚好撞上转专业,而且这种宴席一般都是小说里撕逼最盛的场合。宋度然根本不记得什么李老爷子王老爷子,就连对这个“妈”的态度也从原主的回忆中保持观望。

更何况是要和陆进一起参加。

[我有事儿,就不去了。]

宋度然回得很中性客气。

没想到对方立马发来三条几十秒的语音。

宋度然试着点开,全是语气极为尖利的责问质疑,甚至谩骂。一开始还只是“妈”冰冷的语气,后来加入了一个男人的燥骂。

内容大概是在说他怎么永远是个不合群的怪胎,白眼狼,如果不是因为和陆进结婚的夫妻关系,他们才不会让他参加。

从他的穿着打扮人身攻击骂到不成器的败家子。

宋度然听得有点发懵。

他直接掐断了自动跳转的第四条语音。

宋度然上辈子是在爹宠娘疼小妹黏的家庭里长大的,屏幕上那个备注的“妈”字刚刚在两个时空中蓦然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,骤然传出反差这么大的声音,他有点发懵。

宋度然深呼了一口气退出对话框,备注“宋千”的男人已经发来一条消息:

[我再问你一遍,你去不去?]

[不去。]

宋度然回完之后直接把手机关了。

-

第二天上午没课,三个人都睡了个懒觉,宋度然开机之后

最新小说: 二号街角 莲花楼:有缘自相聚 重生之我要当三界之主 原神:帝君拿来吧你 一觉醒来,我成侯门老祖宗了 小轩窗,玉珠忙 末世之超级吞噬系统 解放末世 带着百度去逃荒,小瞎子他太撩人 南城缚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