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里花 > 玄幻魔法 > 用超推理拯救酒厂 > 第一百四十二章

第一百四十二章(1 / 31)

“录音?可以,当然可以。”

“雨野初鹿,我用我的生命保证,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,我会保护好你,我希望你永远无畏。”

松田阵平的耳朵里面插着耳机,枕边放着的是雨野初鹿的手机。

破解雨野初鹿的手机花费了他们不少的时间,但里面留下的东西不多,只剩下了几段录音,还有一些雨野家的商业资料。

最靠前的,是他留给雨野初鹿的录音。

他曾经许诺要保护雨野初鹿,但最后被保护的是他。

这几天松田阵平一直在循环播放这段录音,然后保持着缄默。

刚开始的那几天,他甚至都没有办法说出话来,他的嗓子就像是干涸的土地,他失语了。

直到今天早上,他看着忙前忙后照顾他的佐藤美和子,终于开了口。

随后警视厅的警官们就派人来找松田阵平了。

“所以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?”

目暮十三看着坐在病床上的松田阵平,听着旁边警官的询问想要阻止,却被警告的瞪视了一眼。

他拧着眉头,他的眉头皱的很紧,不忍继续看下去,转身就往外走去。

坐在松田阵平病床前的警员看到这一幕,发出了一声怒喝:“目暮警官,你这样离开,是对我们有意见吗?”

“我们不应该这么逼迫一位受害者来回忆当时的情况,我们或许可以缓一缓。”目暮十三站在门口深呼吸了几口气,那粗壮的体格看起来格外的坚毅。

“我们已经缓了很久了!我们需要知道真相,我们需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毕竟那可是雨野初鹿。”

这段时间,雨野初鹿以一己之力将整个警视厅的生态圈换了个遍。

简单的就由警员们上手,只要需要动脑子推理的,百分之八十都留给了雨野初鹿。

“可也不应该是现在!给他一点时间,就给一点也行!”

目暮警官的视线落在了松田阵平身上。

他知道,这位年轻的警察,在短短的时间内连续失去了两位友人,而他都在现场。

“两位凶案嫌疑人死在现场,他们的死因你也清楚,如果我们现在不调查的话,接下来调查的行动会受阻,你一向知道规矩。”

“目暮警官。”松田阵平喊了一声,他坐在那里,视线放在了自己的手上,仿佛那种黏腻的感觉还能感受得到。很久很久,他才开了口:“当时枪声响了。”

‘砰——’

很大一声。

心脏的剧烈跳动的声音撞击着耳膜,跟之前听到的声音一模一样。

警校训练,逮捕犯人,松田阵平听过不少的枪声。

但从没有这样一种枪声能让他目眦欲裂。

在枪响落下的下一秒,松田阵平就被雨野初鹿迅速捞起来,裹挟着寒意的怀抱将松田阵平捞到了粗高的柱子后面。

他的力气一向不大,从来以此为

借口来推脱搬任何形式的重东西。

当然这可能是一种别类的撒娇任性,但他身上的肌肉很明显没有经过什么特殊的训练,所以大家也都纵着他。

雨野初鹿的行动速度很快,绝对是经过专业训练的。

他将松田阵平安安稳稳的放好并让他的后背靠在了那里。

雨野初鹿很少会注意到这些细节,也从来不会照顾人,这倒是头一次见。

“还能动吗?”雨野初鹿小声询问。

他们的行动受阻,雨野初鹿的行动范围不大,他只能用眼神判断松田阵平的情况。

药物已经在控制松田阵平的身体,他只能僵硬的摇了摇头,正在想办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异样,让自己的手能开始活动,他说:“我努力。”

雨野初鹿明白现状,他完全不能依靠松田阵平自救。

他站起身,高声说道:“你很专业,跟地上被我绑起来的两个蠢货完全不一样。”

他的声音很清透,没有任何虚弱和颤抖。

那聪明的大脑依旧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分析着现在的状况,甚至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枚小小的镜子,往后照去,观察到了几个光点。

‘砰——’

又一声枪响,精准无误的打击在柱子上。

从一个点描入,周围乍开石子碎裂的声音,分明就是瞄准了声音发出的位置,下移到了心脏的位置。

要是平常的雨野初鹿,一定会躲在他们的背后,看起来像个无辜的群众。

但他现在坚强到令人心惊,迎着枪声他依旧不缓不慢。

“从你的角度,手法还有枪声的判断,你是个警察?”

松田阵平猛地抬头,只看到了雨野初鹿苍白的脸。

他连唇色都变得如同纸一样,失去了血色,他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裹得更紧了一点,状态看起来不太好。

松田阵平明白,雨野初鹿的意思就是警方出现了密利伽罗的卧底。

这也就是他为什么不愿意让松田阵平接下去查的理由。

作为一名不是身居高位的警察,他很轻易的会被安排一些无法完成的任务,只要做点手脚,他的人生安全就无法保证。

‘砰——’

又一声枪响

最新小说: 与神明的约定 成为系统后的穿越之旅 招惹龙傲天后揣崽了 重生修妖:开局获得炼妖壶残片 儒道至尊:字破万法,道斩神魔 掌控第四天灾进入神话世界 体法双修才是最叼的! 我在玄幻当舔狗 椒房之宠 驱魔天帝